张穆与“小秀野”诗碑

来源:亚博88app2019-09-12189 次

张穆与“小秀野”诗碑

康熙三十五年正月,苏州顾嗣立(字侠君)赴京参加会试,寓居宣武门外“三忠祠”,为乡愁驱使,十分怀念自己家乡的“秀野草堂”,于是把在“三忠祠”的寓所命名为“小秀野草堂”,请邻居查嗣瑮题署“小秀野”匾额,又请时任鸿胪寺卿的禹之鼎绘制了一幅《小秀野图》,然后自题四首绝句。

此诗传于京城,一时受嘱而唱和者有百余人。 顾嗣立将诸友的唱和诗汇为一编,这就是后来传颂的《小秀野唱和诗》。 顾嗣立在京十年,居处屡迁,无论寓居何处,都不改“秀野”之名。 因此,他在京的许多轶事,往往以“秀野”之名相传。 直至道光年间,昔日的“小秀野”匾额早已丢失,“小秀野草堂”却成为宣南士大夫追忆之地,“三忠祠”已改为山西会馆,仍有文人学士在此联谊,吟诗书画。

道光二年,顾嗣立的玄孙顾元恺(字杏楼)中式进士,他携带禹之鼎所绘《小秀野图》,邀请京师名流题咏。 道光十年,时任南书房翰林的祁寯藻,为《小秀野图》题诗四首。

道光二十四年,随着“顾祠公祭”的兴起,后来又随着张穆与顾元恺友情的发展,上斜街张穆居所与路北“三忠祠”为斜对门,张穆经过考证,“三忠祠”就是当年“小秀野草堂”的旧址,顾嗣立于康熙三十五年曾在此寓居八个月。 顾元恺得知这一消息,“喜先迹之未泯,觊雅风之不坠”,特地抄录其高祖顾嗣立在世时与十九位名家所题写的《小秀野唱和诗》,计有一百又二首,送给张穆。 张穆将诗集让祁寯藻阅览,并请他补题“小秀野”匾额。 这时的户部尚书祁寯藻,人称“大司农”,他嘱托张穆书写《小秀野诗》,准备刻石立碑镶在“三忠祠”故址的墙壁间,祁寯藻的四首诗也准备附于后,以使后来者知晓“小秀野”的由来。 书写并刻石需要经费,山东邹县的孟广均(字又章)曾为之资助,顾元恺自然当仁不让,将制作诗碑的款项寄存到祁寯藻处以备用。 道光二十七年腊月,张穆《与孟又章书》云:“小秀野事,顾杏楼有寄项存大农处,无用更动公项矣。

刻山谷诗价五十两(实用四十六七两),弟早与议定,前后题跋未议及。 兹已刻成,拓画本奉阅。 前已支来刻元诗银廿两,石材已购得,存报国寺。

其馀款项即将为黄诗题跋刻价,可也。

至黄诗如何摹拓,开岁后陈姓至尊寓面议可也。 ”“小秀野”诗碑用楷书写成,是张穆书法刻石代表作,它从始至终秀气端庄无一懈笔。

书法界对其评价很高:“其笔法峻逸朴茂,骨力遒劲。

既有北魏风韵,又有唐楷风度,自成面目,给人畅快愉悦之感”。 大学士翁心存为“小秀野图”题诗赞扬张穆:“石洲年来贮丹沉,玉河流水到如今。

长安名士多于驯,谁识先生大隐心”。 诗中用“贮丹沉”比喻心气充沛,用“大隐心”比喻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操。 祁寯藻以小秀野草堂为题填词,抒发自己以史为鉴、面向未来的情怀。

《贺新郎·题顾杏楼水部〈小小秀野草堂图〉》曰:“三雅堂前酒,碧粼粼、金阊流水,玉河垂柳。

两地巢痕秋一色,晚翠斜阳巷口。

算只有、画图依旧。 玉检瑶函都过眼,莽天涯、独立诗千秋。 谁继响,百年后。  青衫水部才名永,认鸿泥、城南尺五,一廛重受。 往日朱门车马地,花落苔钱如绣。 浑不记,姓名谁某。

证取前身金粟影,小蓬莱、又落山人手。

谪仙语,同不朽。

”自注:南雅先生为水部先生作《记》,书词双绝,当与朱竹垞《秀野草堂》并传也。 跋语:顾侠君先生曾建“晚翠楼”眺望西山,林吉人(林信)尝为书斋额曰“宣南一廛”。 自记。

南雅先生小印文为“谪居犹得近蓬莱”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情感小说